010-51607598    

VOCs管控何時步入新常態?四大層面問題待攻堅

Release time:2017-11-13

近期,《“十三五”VOCs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引發了VOCs全行業的廣泛關注。《工作方案》開篇點題,指出“揮發性有機物(VOCs)是指參與大氣光化學反應的有機化合物,是形成臭氧(O3)和細顆粒物(PM2.5)污染的重要前體”。為全面加強VOCs污染防治工作,提高管理的科學性、針對性和有效性,促進環境空氣質量持續改善,制定本方案。從PM2.5和O3的前體物控制來看,近年來,全國SO2、氮氧化物(NOx)、煙粉塵控制取得明顯進展,但VOCs排放量仍呈增長趨勢,對大氣環境影響日益突出。為進一步改善環境空氣質量,打好藍天保衛戰,迫切需要全面加強VOCs污染防治工作。

2017年9月29日,E20環境平臺“鏗鏘三人行”第16期活動專題關注“十三五”VOCs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的發布,本次活動邀請了業內某頂級專家、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王洪昌博士和蘇州市光生環境科技有限公司的總經理沈艷深度探討了VOCs的治理問題,對VOC監測行業、治理行業以及產排污企業的影響以及未來的政策標準走勢進行了探討。

一、首例VOCs專項方案,出臺正當時

截至7月20日,環境保護部派出的大氣污染防治強化督查組已完成七輪次督查工作。根據第六輪次強化督查情況看,揮發性有機物(VOCs)治理、“散亂污”企業問題和物料未按要求覆蓋、密閉等問題最為突出,以上三類問題共占發現存在問題企業總數的80.7%。根據第七輪次強化督查情況看,揮發性有機物(VOCs)治理問題最為突出,發現536家存在問題,占第七輪次檢查發現環境問題總數的38.6%。

“在十二五末、十三五初的時候,我們首先論證了VOCs是否應該納入我們國家總量減排的約束性指標。經過大量的測算,全國在十三五期間,基于現有的技術能力、產業基礎情況下,最終確10%的減量目標,并列入了國民經濟社會發展的十三五綱要。”該專家表示。

2016年6月,工信部與財政部印發《重點行業揮發性有機物削減行動計劃》,首次提出VOCs總量目標,指導意義深遠。計劃中提出,到2018年,工業行業VOCs排放量比2015年削減330萬噸以上。并針對不同行業特點,提出原料替代,工藝技術改造,回收和末端治理等各種減排方式。據國家環保部公開的信息顯示,2017年上半年,我國366座城市空氣質量雖有改善,但問題也很突出。

二、重點地區壓力大、重點行業很復雜

       我國VOCs排放量近年來呈現快速增長態勢,對環境影響較大。國家“十三五”規劃將VOCs排放納入總量控制指標,并提出在重點區域、重點行業推進VOCs控排和減排,確保到2020年全國VOCs排放總量下降10%以上。而石化業“十三五”規劃則提出,到2020年重點行業VOCs排放應削減30%以上。

對此,該業內專家表示“VOCs減排要實行分區控制,重點地區要通過提高環境準入、實施企業達標排放、排放許可管理。要推行全過程精細化管理,對尚未建設VOCs治理設施的重點地區,要幫助他們把設施抓緊建起來;已經建好設施的重點地區,要強化他們的運行管理,提出減排指標。”

“我們篩選了VOCs排放量占70%的16個重點控排省份”,該專家說,“北京作為重中之重,減排量高達25%,而天津、河北、山東、河南減排目標基本都是20%左右。全國VOCs 10%的削減量目標需要重點地區以至少15%的減排力度來完成;二要針對性的實行減量控制,比如對化工行業要注重源頭控制,實行綠色和清潔化生產;三要強化VOCs與NOx的協同控制。”

VOCs排放行業眾多,成分極為復雜。工業源、移動源、生活源VOCs排放特點不同,應有針對性地實施分類施策。“十三五”期間,對于工業源,應強化重點地區、重點行業VOCs的總量控制,以大工程帶動大減排,同時結合達標排放和排污許可管理,推動其他地區、其他行業VOCs的減排,確保完成《“十三五”生態環境保護規劃》確定的全國VOCs排放總量下降10%的目標。對于交通源,要通過不斷提升排放標準、油品質量標準和末端油氣回收等措施來降低尾氣和燃油蒸發VOCs排放;對于生活源,應通過加嚴有機溶劑產品VOCs含量限制標準,從源頭控制VOCs排放。該專家補充,“現在我們工業涂裝都要求全過程控制,源頭使用低揮發性的有機原輔材料,末端推薦了相關技術要求進行收集和治理。”

三、VOCs標準體系需要完善,過程管理是重頭戲

雖然我國正在逐步建立“通用+行業”的VOCs排放標準體系,但相對目前對重點行業的減排計劃而言,我國VOCs排放標準的制定稍顯薄弱,如包裝印刷行業已成為VOCs排污收費的試點行業,但針對該行業的標準尚未發布,這樣會引起實際操作過程中只能執行通用的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導致很多行業特征污染物排放無標準可依,影響實際減排工作。另外,VOCs控制難在行業太細分,不同行業又有各自特點,因此需要定制化開發不同的方案。對此,王洪昌博士建議,研究不同行業VOCs排放特征,借鑒國外的政策體系制定經驗,建立具有行業特征的VOCs排放標準體系,使政策體系更為系統化;針對不同行業各異的VOCs污染特征提出有針對性的VOCs污染防治技術政策,完善VOCs污染控制體系。

“伴隨著VOCs排放標準體系不斷完善,為滿足市場需求,近年來我國VOCs治理技術也得到快速發展。王洪昌表示,傳統的治理技術如吸附技術、冷凝回收技術、燃燒技術(CO、RTO、RCO)等正在不斷完善。一些新的治理技術,如轉輪吸附濃縮+RTO(RCO、冷凝回收)、光催化氧化、低溫等離子體凈化技術等也在不斷完善中。現階段一些技術的適用性雖然還有待提高,但以我們現在的技術水平,可以實現方案中10%的工作目標。”王洪昌博士表示。

同時,三位嘉賓均表示無組織排放的管理是VOCs治理的重中之重,從今年3月到10月的強化督察里面,月發布的違法案例統計結果顯示,有50%違法案例都涉及VOCs排放,其中主要是無組織排放。因此,除了治理技術之外,過程管理也非常重要。如何提高氣流的收集效率與循環濃縮,做好VOCs處理設施的預處理工作亟需得到應有的重視。

四、監管加強,監測先行

在健全監管體系方面,該專家表示,首先要建立VOCs監測監控體系。提升企業有組織排放VOCs監測監控能力建設,VOCs重點排放源納入重點排污單位名錄,主要排放口安裝自動監控設備,并與環保部門聯網,其他企業逐步配備自動監控或便攜式VOCs監測儀。其次要加強統計與調查,將VOCs納入第二次全國污染物普查工作中,掌握VOCs排放與治理的基本情況,建立完善VOCs排放清單,并實施動態更新,篩選重點排放源,建立重點監管企業名錄。

“大氣污染排放標準預期將不斷提高,將會對空氣質量標準、排放標準和處罰標準等提出更為嚴苛的要求,監測是管理與治理的重要前提。蘇州光生環境與中科院光機所共同研發傅里葉紅外監測設備,可以檢測出44種特征污染物,為標準的提升提供強有力支持。”沈艷表示。同時,王洪昌博士也表示,在“十二五”之后,國家自主研發的監測技術、監測儀器已經相對比較完善,可以支持一些新標準的頒布。

五、排污產業趨向集中,治理模式需重點考慮

該專家不無感觸的說,“現在很多治理技術都針對規模比較大的企業,并且VOC治理設施的運行成本也非常高昂。現在VOCs無組織大量排放的都是一些散亂污企業,對于這種散亂污企業,我們就要考慮治理模式。”

針對多點源、VOCs排放速率不大、間歇性排放的場合,為降低這類排放的企業或工業園區內單個企業治污的成本,該專家提出“分散收集,集中治理”的VOCs治理模式。沈艷也談起自己的切身經歷,“江浙一帶很多行業都在經歷洗牌的過程,這體現出以環保為主要抓手,可以很好的促進產業重新規范”。另外,王洪昌博士表示通過調整產業結構,比如利用產業園園區管理的模式也是實現《工作方案》落實的重要舉措。

從2018年1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稅法》(以下簡稱《環保稅法》)就要開始實施了。這意味著,再過2個月,實施38年的排污費制度將成為歷史。根據《環保稅法》第九條:每一排放口或者沒有排放口的應稅大氣污染物,按照污染當量數從大到小排序,對前三項污染物征收環境保護稅。該專家認為,按照環境稅的政策設計,每個排污口只收排放量最大的前三種大氣污染物的環境稅的話,很可能像苯、甲苯這些有毒性污染物都收不到。因此,可以考慮將一些典型的揮發性有機物分批、逐步納入。

六、目前需求只是冰山一角,未來空間不可限量

“VOCs監測與治理市場潛力非常大,因為涉及VOCs排放的行業太多了。現在我們統計的十三五的減排基數是2500萬噸,但是我估計這2500萬噸是遠遠不足的”,該專家認為目前我們知道的VOCs排放行業只是冰山一角,未來工業涂裝、末端油氣回收、農業氨減排等細分市場將會得到釋放。“重點地區城市建成區的加油站、儲油庫、油罐車上的油氣回收裝置基本已落地。很多重點地區把加油站的油氣回收,油庫油氣回收從建成區延伸到全市的市域范圍之內,并且中西部地區的油氣回收才剛剛開始啟動,因此該市場潛力不可忽視。”

未來VOCs治理的成敗關鍵,需要建立在一個成熟的模式上。包括政府的政策制定、產業,還有第三方。VOCs跟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對比相對薄弱,既是薄弱環節,也是最有機會的一個環節。該專家希望企業界能根據國家實際情況深入研發國產化技術,包括監測,包括設備等等,對國家VOCs防控起到實質性的作用。現在技術的進步勢不可擋,關鍵是怎么用好這些技術,發揮最大的效能

——轉自大氣網

京ICP備05048247號 版權所有 北京萬向新元環保工程技術有限公司

三d历史号码查询